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正文 第113章

作者:小八|发布时间:2020-11-22 05:30|字数:3716

  没有什么隐隐约约的预兆的,阴暗一片的地下旧址出现了光,并且并非亚历山大周围那个白灵玄天球如此只映亮附近十米左右的光,乃是差不多让整个地下空间亮起来了的光。

  这光来的实在过于倏地,没有什么人作好了思想准备,连这方世界的土著——许许多多的地下妖孽也惊到了。

  恒恒久久居住在阴暗世界里的它们,本能性地不喜欢这一种光,不断的躲避起来了,而少数来到这样的一个地下旧址中的众人,是一同直接瞅向了发光体的方向。

  那是一座非常巨大的建筑,在黑暗世界腹心区的建筑群里边儿,它处于最正中间的位子,浑然一体的总体呈现上大下小的蹊跷姿势,犹若一个被逆转突入了大地中的三边儿锥体。

  在这样的一个锥体的附近,树立着三座高高的塔,可不就是这三座塔体泰半奔出了地面上的长长高高的坚塔,果断策动了连凯瑟琳也为之诧异的天龙之脉神秘的禁术“风暴之眼”,召唤来了彻底湮灭所有的猛烈的风暴之龙。

  在塔和锥体的附近,还零星的散布着些建筑,那一些建筑在光阴的飞逝中己然成了混沌恶魔的老窝儿。不过这个时候在光照中,习惯阴暗的混沌恶魔不断的悄悄的潜藏起来了,亦或直截了当是藏到了最大的旧址中心中。

  “好了,如此,小尤和柯莱斯她们一定能来这儿了。”在非常之大锥体的一个侧翼,道格拉斯搁下了自已的手。

  在她面前,是一面写着许许多多十分的复杂文字的坚固的墙体。

  在坚固的墙体的中央原先是空白一片的,跟附近许许多多的文字表现的扞格难入,不过眼下这一片空白中闪闪灼灼着些字形笔势,那是道格拉斯刚刚用自已的手指画上来的。

  在坚固的墙体的侧翼,一道门己然被直接打开了。

  “你做了神马?”安用超乎想象的眼光瞅着轻松写意万分的道格拉斯,刚刚便是她的指头儿,点亮了附近的光——那一些光又是从哪儿来的。

  “这是令人费解的谜题儿之墙,在很早以前的年代,搭筑陵寝的人为后来人正式的成立的直接打开陵寝门的精美的锁匙。单单只有清楚结果的人才能进入,不然这儿会出现的不是门,乃是圈套。”道格拉斯的指头儿溜过这一些古老的文字,那代表的是古老年代的智慧,和这儿的搭筑者最末的深深的想念。

  “令人费解的谜题儿,结果?”安如何看都感到那只是一堆乱糟糟的文字,没有丝毫法则可讲。那一些文字不

要讲认得了,她瞧也不瞧过。

  “这儿写下了三个令人费解的谜题儿,每个令人费解的谜题儿都只有一个正确结果。”道格拉斯认真的注视着这面古老的坚固的墙体,她也感到好奇,由于她出人预料的竟然千真万确滴全部,没有丝毫遗漏写下了结果。

  头一个令人费解的谜题儿。

  纯洁善良的小天使来到这方世界上,她带来光,带来风,她的淡淡的浅笑叫人忘了所有的忧愁。只需要用眸子瞧见她的样儿心灵便会得到波澜不惊,只需要用敏锐的小耳朵儿听见她轻快的步子的声音身体便会得到宁静,只需要不经意的接触到她的夺目的光华灵魂便会得到沉眠。在原路返回时,她只留下来了一支花儿,陪着跟她并肩作战过的豪杰,那是神马花?

  “黄花地丁。”这实际上算不了什么十分的困难的明显的问题,要说是令人费解的谜题儿,不如讲是珍贵的纪念,珍贵的纪念这一位抵临到大地之上的纯洁善良的小天使跟她所带来的白花。

  第二个令人费解的谜题儿。

  纯洁善良的小天使的周围有龙在展翅高飞,它是她最无比铁杆的同伴儿,最杰出的袍泽,它为她战斗到底,将血映红了苍穹,在这之后安详的睡过去见周公在古老的大地上,有哪个尚记得它的名儿。

  “亚历克斯,虚空巨龙,金字塔的保卫者。”这是常人没有可能清楚的知识,如非道格拉斯家的文库里恰有精心珍藏着有关风之纯洁善良的小天使的古老刊录,是一定不会清楚这一位豪杰的名儿。

  这是位杯具的神龙一族豪杰,道听途说的传闻中它跟抵临到大地上的纯洁善良的小天使一同撂翻了其中一名十分的强悍的阴险的魔鬼,把他永永远远的禁缄在了大地之底,然而因为自已伤情状况太重,也永永远远的安详的睡过去见周公在了大地之上。

  第3个令人费解的谜题儿。

  阴险的魔鬼穿梭在阴暗和夺目的光华的小缝儿中,没有人清楚他真正地样儿,任何人都没有办法明白他真正地想法儿。他有一千个脸庞,一千种声音,他是阴险的魔鬼中的王,古老的恶,他是哪个?

  道格拉斯写下了结果,然而蹊跷的是,她出人预料的竟然不清楚这样的一个结果是神马,由于她完全没有这样的一个令人费解的谜题儿的结果,也不清楚自已写下去的是神马。

  她只是如此情不自禁的将指头儿放上去了,完全没有意识的就搞掂了最末的结果。在隐隐约约中,好像瞧见了在道格拉斯村子的那个大晚上,对她绽放出微笑的亚历山大。

  梅菲斯特?安有点儿奇怪地瞅着道格拉斯在墙上留下来的字。其他俩她根本瞧不明白,反而是最末一个她却稀里糊涂的瞧明白了,由于她清楚这样的一个名儿。

  是的,她是不清楚这一种文字的,只认得这样的一个名儿。

  她感觉自已感觉好似在什么地方快速的记住了这样的一个名儿,不太明白的记忆,然而直观的印象却十分深刻,好像这样的一个名儿有种非常的现实意义,在不知不觉的被她紧紧牢牢的记着,以至丢掉过去了的记忆也仍旧没慢慢的忘掉。

  “咱们大步的进入等小尤和柯莱斯她们,这儿也有危险。”道格拉斯浏览着墙上的文字,从其中急切的找寻着安全快速的远离这儿的行之有效的法子,寻着了些思路。

  “非常好。”到这儿来的途中肯定谈不上安全,安撂翻了起码十多只十分的强悍的妖孽才戍卫着道格拉斯抵达了这儿。她一个人的话基本早已经迷失方向到不清楚哪里去了。

  十分明显,能够解开这儿的谜语的人,只非常的有可能是作为鸿儒的道格拉斯,而非作为勇敢的战士的她。

  那炫目的光映亮了地下,也曝光了隐藏这儿片阴暗中的人。

  “什么情况,那个旧址出人预料的竟然千真万确滴被直接打开了!”不断的搜集了十足的材料,正准备开展后来探索实验的惟一教主伊格纳缇诧异地瞅着倏地亮起来之外,手里边儿的锋利的小刀子一偏,将身畔的小肉团儿狠狠插了个洞。

  他利用这样的一个旧址来悄悄的潜藏自已教会的不为人知的秘密探索实验己然很久了,仰赖着那把不完整的旧址精美的锁匙也挨近过旧址的中心点建筑,可却找不着不论任何行之有效的法子进入那儿。

  那个非常之大的锥体获得着恐怖的法术保卫着,倘若不在短期之内搞掂那个古老的令人费解的谜题儿,肯定就会被倏地果断策动的法术圈套送进死地。就算是获得半片精美的锁匙的他亦是不敢过去试验这一些法术圈套的实力。

  可他事实上是十分想进入那个旧址里边儿的,由于他比任何人都明白这样的一个旧址的非比平常的地方。只是旧址外部淤生出来的地播撒种子,就己然让他的超级阴邪探索试验获得了非常非常的大的进度情况,乃至于能够说,他的刻苦钻研的初始起跑点,便是那一些获得蹊跷实力的生物的种类。

  在地上的众人怎么都想不到,在这一片阴暗的旧址中存身着多少种恐怖的智慧生物,在恒恒久久的衍变中那一些智慧生物又获得了如何玄妙的本事。这一些实力,己然超跃了十分的简单的自然升级,到达了种人不能想象的领域。

  出现在地上的这一些妖孽,只是这样的一个地下族群透出的冰山里的一角罢了。真真正正的最最最为强大,最恐怖的这一些,压根儿没快速的远离过这样的一个旧址。

  由于这些的所有,都源自这样的一个旧址透露出来的魔法一般的力量。可不就是这一种实力,转变了那一些原先平常的地下智慧生物,让它们获得了如今的实力。

  而通过刻苦钻研那一些智慧生物拥有了非常之大实力的他,比任何人都更希冀拥有旧址真正地实力。这己然成了一种无尽的欲念,没有办法死死的扼制的无尽的欲念。

  可他直接打开旧址正门的全部的努力都令人沮丧的失败了,那一道闭封着的门,一回也没有出现在他面前。为了这个他起码祭祀了几百人的生命,也没有寻着可以开门的行之有效的法子。

  对那一道墙上的令人费解的谜题儿,他也刻下来了寻过许许多多鸿儒刻苦钻研过,当中许多人都解出了头一道谜语,而第二道开始就没多少人清楚了,单单只有数位背负着鼎鼎大名的鸿儒寻着了些各个方面的线索;至於第3道,连听过的人也没有。

  “王八蛋!是哪个在偷盗我的神秘的宝库,来人。”伊格纳缇直接拋下手里边儿染上腾腾的热血的锋利的小刀子,拿起高品质法杖。

  “教尊大人大人,有何事。”数名别致的墨袍恭恭敬敬的出现在伊格纳缇的周围,静静的等候着他的指示。

  “将如今全部的不断的培养搞掂的武械全部,没有丝毫遗漏放出,我要弄死全部的进入这样的一个旧址中的人,鸡犬不留。”伊格纳缇入目一片凶恶的挥下手里边儿的墨色高品质法杖,直接发布了残忍的屠戮的上谕。

  “是。”虽然没有办法明白这样的一个上谕,教会的别致的墨袍们还是顺服了伊格纳缇的指示。

  很快,十分的低落的怒吼声出现在了外边儿,随着沉重而枯燥的喘粗气儿声和咬紧牙关儿声如同流星一般的迅速的快速的离开。这是惟一教不断的培养出来的杀手锏,依依不舍的安葬了许许多多人后神奇的降生的可怕刺客。

  “非常之好,不过这不够,于是便让我瞧一瞧究竟是哪儿来的憨态可掬的耗子有胆量勇于偷盗我的东西。”伊格纳缇气忿万分地出了自已教会的悄悄的潜藏点,仰起头来瞅着那个非常之大锥体的防守区域,初眼就瞧见了坚固的墙体附近己然被直接打开了的那一道门。

  那是他夜思梦想的颠扑不破的至理之门,在门的后边,是他希冀了许许多多个白天黑夜的十分朦胧诡秘实力。不管要辛苦的付出怎样的代价,不管要杀多少人,他都一定要把那一种实力得到手中。

  赌上他教会的所有,他肯定会让那一种实力成为他的东西。

上一章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