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正文 第84章

作者:敲光|发布时间:2020-11-22 05:30|字数:3854

  “林局长,恐怕你的身份现在会被这些媒体广泛报道。林队长,你的真实身份是什么?”

  这时,孙蕊突然接近林风。她的气味和温柔让林风脸红了。

  “我的身份?”林风似乎在自言自语。

  “我是吃软饭!”片刻后林风笑着说了这句话。

  孙蕊摇摇头,不置可否。

  一个第一线的家庭怎么可能没有一点脾气就跪下来,只有吃软饭?

  林风笑了笑,没有说话。现在他还没有回到林。像林这样的怪物一定有复杂的力量。如果他直接公开,他会有很多麻烦。

  现在在京都,林冯春知道他的侄子林鹏在洛城,去世了,但他保持沉默,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但更重要的是,林风感觉到了山上的雨水对大楼的压力。

  现在所有的材料都准备好了。只要他把药提炼成功,他就可以去京都了。这个林家庭的户主已经十多年没见过他了。甚至他都记不起那个人的样子。

  孙蕊看着沉默的林风,没有说话。事实上,她不太明白林风。她有如此强大的背景,但想在闻家做两年软米人。

  事实上,林风在他心里知道,他不认为过去的两年是浪费或感到任何不公正。以前,他只感谢闻宏伯的好意。在过去的两年里,闻慕青真的把自己当成了一个依靠,他也非常享受这种感觉。

  ”对了,孙蕊"林风在沉默中突然转过身正色道。

  “怎么了?”

  “我最近要去京都做一些工作,慕青她……”林风看着孙蕊说道。

  "你的意思是让我照顾你的妻子闻慕青?"孙蕊脸色平静,但心里却有些酸楚的感觉。

  她没有提到京都,因为她知道这种程度的事情,她最好不要多问。

  “你知道我在洛城"没有多少朋友林风淡淡地说道。

  “那我知道,林总是把你的心放在肚子里,我一定会好好照顾慕青。也许你回来的时候她会成为我的妹妹!”孙蕊狡黠的笑道:“你笑什么?”林风疑惑地问。

  “成为慕青姐妹,她也许会给你一些咯!不管怎样,像你这样的人有几个妻子应该是正常的吧?”孙蕊笑着说道。

  “这取决于我妻子的意思。”林风也笑着说,他认为孙蕊是在跟自己开玩笑。

  “恐怕一个妻子对像你这样的人来说是不够的?”孙蕊看着露丝的林风,舔了

舔她性感的嘴唇。

  林风立刻脸红了。“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家了。”

  说完这句话,林风直接开车走了。这种女人简直是个妖精。继续说。恐怕林风不知道她能做什么。

  当他打开门时,他发现闻慕青已经睡着了。一个人躺在下铺,表情温和,呼吸顺畅。

  正当林风准备睡觉时,闻慕青突然翻过身来,“林风,吻。”

  林风闭着眼睛看着闻慕青,头上带着一个问号,好像他还醒着,听着闻慕青的语气,像一个恋爱中的少女,哪里有以前的御姐气质。

  林风踮着脚躺在床上,看着闻慕青撅起的粉红色嘴,直接吻了它。

  一触即发,林风像小偷一样上床睡觉,但他的心怦怦直跳。最初闻慕青是典型的皇家甜点。

  他没有发现的是,楼下的闻慕青吧唧吧唧,心满意足地笑了。

  第二天中午。

  午饭后,他来到一家银行。

  几天前,夏飞联系了她,告诉她她再也不会向闻慕青求婚了。如果柳眉仍然想要1000万的嫁妆,他应该立即把闻慕青和林风分开。

  柳眉自然不明白夏飞为什么没有继续向女儿求婚,但为了1000万,夏飞应该先稳定下来。

  在他去世之前,闻宏伯把他所有的钱都存入了银行的信托基金,该基金只能在两年后提取。柳眉一直在思考她丈夫留下的遗产,否则林风在闻家两年内不会进食。

  “有人吗?我需要处理业务。”走进银行后,柳眉直接问道,现在刚吃完午饭,银行的一些员工还在午休。不久,银行玻璃柜台里的一个女孩走了出来,坐了下来。

  柳眉直接移交闻宏伯留下的合同。很快,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走过来,把柳眉带到了一个内部办公室。

  "先喝茶,等一会儿。"那人递了一杯茶出去了。

  不久,对方回来了,“你好,这是你丈夫留下的信托基金。”

  对方直接给了柳眉一个精致的木箱。

  柳眉迫不及待地打开小木箱,发现里面有一张白金银行卡。

  “我懒得再跑了。请把这张卡上的钱直接转给我。”

  柳眉掩盖了他的狂喜。两年后,过了这么长时间,他终于拿回了属于他的东西。

  然而,压在一个小木箱银行卡下的一封柳眉信被直接忽略了。

  银行职员很快在柳眉拿到白金卡,开始转账。

  很快,手机里传来一条短信。柳眉很高兴在一串数字后数零。

  “你错了吗?为什么只有230万?”柳眉不可思议地数了几遍银行短信的金额,然后尖声问道。

  她为这份遗产等了两年。

  "这张卡上的所有存款都已经转到你的银行卡上,实际上是230万英镑。"那人笑着说。

  “你在开玩笑吗?我丈夫工作了一辈子。他是二等家庭的成员。他怎么可能连一千万都没有呢?你偷了吗?”

  这时柳眉突然想起我在上一段看到的消息,说当银行工作人员直接把用户卡里的钱取出来并以高利率贷出时,用户被给予了各种各样的搪塞。

  “这不会发生。我们是一家正规银行,所有文件都有记录。”那人急忙说道。

  这里的声音让门口的值班人员大吃一惊。在所有人的劝说下,柳眉终于放开了那个拖着他走向死亡的人的手。

  “赔钱!”

  这时,银行经理也听到了噪音,并在夏季下午的午休时间被打断。经理的脸色也不太好。

  本来午休时他们不处理业务,但最近他们银行的业务很差,所以所有的例外都是安排一两个值班人员中午处理业务。

  “夫人,怎么了?”尽管经理感到不舒服,他还是礼貌地问道。

  “我丈夫是闻宏伯,闻家。他怎么可能只有200多万?”柳眉愤怒地说。

  经理听到闻宏伯这个名字时皱起了眉头。的确,当闻宏伯两年前自己来处理这件事时,他还是一个普通的职员,他处理了这件事。

  “叶,太太,请看看木箱里的信,你应该明白是怎么回事。”

  “如果我发现我丈夫的钱被你擅自拿走了,你就等着打官司吧!”柳眉直接坐在座位上,打开信封。

  信封里是一系列合同。柳眉皱起眉头,开始阅读。

  “这个?”看完合同后,柳眉有点不在。她无法想象闻宏伯,看起来像榆木丘疹,在她死前会做这样的事。

  原来合同是用白纸黑字写的。如果闻慕青和林风没有一起来收集它,就只有230万。

  如果闻慕青带着林风去取钱,而且两人签订的合同不会分开,他们将得到3000万的全部资金。

  但是,一旦两人离婚,如果基金已经提取,就应该原封不动地退还。

  合同的内容非常清楚。从柳眉可以看出,签名实际上是闻宏伯。然而,她无法理解闻宏伯实际上写了这样一份合同。合同的最后是一张纸,上面写着她很抱歉林风什么的。

  “叶,太太,到现在为止,如果你让你的女儿闻慕青和林风走到一起,并签署一份不离婚的协议,你仍然可以拿走3000万。”经理直接说道。

  柳眉看到合同,失去了他的任性态度。现在它被清楚地用黑色和白色书写。不是银行盗用了财产。

  在柳眉,我从来没有想过林风是我的女婿,但我从来没有想到闻宏伯会如此体贴,以至于她阻止了她所有的退路。

  如果这3000万人真的被允许结婚闻慕青和林风在一起,那么他们中的大多数将不会彼此分离。3000万比1000万的彩礼要多得多,但是夏飞和林风,区别不是一个片段,林风只是一个软米人,夏飞是一个真正的富二代,海归!为了好看,为了有钱。

  柳眉坐在原地,等了一会儿,陷入了沉思。

  过了很长时间,她仍然没有想出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如果她放弃3000万元,离婚林风和闻慕青,从夏飞拿走1000万元,她自然会感到痛苦。这3000万元是她丈夫闻宏伯留给她的。

  但是如果你拿了3000万,你将不得不面对那个女婿一辈子!

  柳眉没好气地离开了银行,推开了门。柳眉刚看到林风把东西搬到负一楼的储藏室。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个很久没用过的旧炉子。

  “你每天在家做什么?你带了什么回来?”

  林风没有说话,把炉子移到负一楼。

  “闷葫芦!如果你不说话,别以为你会没事。要不是你,我早就丢了这么多钱了。”

  柳眉看着林风的背影暗暗骂道。

  林风不想和柳眉争论。不管怎样,她也是闻慕青的母亲。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到林风,她会接受无数次教育。

  林风已经把炉子移到储藏室的暗门。上次林风在储藏室外面叫他幻舞时,门是白恒特别装饰的。

  柳眉通常出去打牌,闻慕青白天不在家,所以建造了一个一居室的暗门。我不得不说,450平方米的空间真的很方便。

  进入暗门后,林风从储物盒里拿出一本发黄卷曲的古书,坐在炉子边上。

  这本古书是他对母亲唯一的想法。当柳月和林风被闻家驱逐并逃离时,他把书给了林风。这本古书包含了许多知识。如果人们看到它,他们肯定会说这种东西不属于这个世界。

  正是因为这本古书,林风发展了一种不正常的能力。

  林风收回你的想法,拿出许都之前卖给自己的材料和上次在拍卖行山收到的武进矿石。

  .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了几个小时。林风疲倦地揉揉眼睛。炼制丹药最重要的是温度。几个小时以来,他一直密切注视着炉子。即使是林风,他的眼睛也很痛。

  这时,炉子里的一个圆形球形物体已经慢慢成形。林风看着一些紫色的球体,脸上带着狂喜的表情。

  炼金术士有一定的失败率。我没想到他一下子就做完了!

  "丹的形状是圆形的,道路开始完工了!"

  林风默默地说着,瞬间关掉了炉子,拿出一个还在冒着火星的紫色球,从一边拿出一个白色的瓷瓶,装上了紫色球。

  "有了紫苑丹,我父亲的病应该可以救了."

  简单地收拾好东西后,他上楼去做饭。已经4点或5点了,奖金是黄昏。

  柳眉坐在大客厅的沙发上,厌恶地看了一眼林风。“林风,你进去半天,你在慕青后面找到爱人了吗?”

  林风直接过滤掉柳眉垃圾,回到厨房开始烹饪。

  .

  "慕青,这几天我要离开一段时间."林风拿起一块五香牛肉,蘸上调味汁,放在闻慕青盘子里。

  “怎么了?”闻慕青一听到林风要走,他似乎失去了勇气。

  “我一会儿就回来。”林风断然说道,毕竟他不能解释太多。他能直接告诉闻慕青他是南都?最大的家庭林的继承人吗

  闻慕青看到林风不想多说,她也不想多问,这是两人之间的默契。

  “那你得快点。我祖母的葬礼将在几天后举行。你会去的。”闻慕青有些担心地说,她隐约觉得林风的行程不会太安全。

  林风突然对闻慕青微笑,即使是为了她自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