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 谁说我不回来了

作者:浸月|发布时间:2021-07-21 21:55|字数:1834

  要知道大齐当官只有两种途径,第一种是考取功名,第二种就是有三品以上官员引荐,等到朝廷的任职文书下来方可做官。

  就别说考取功名有多难了,那陆长丰考了十八年连个秀才都未中,就更别提得到三品以上官员的引荐了。

  三品官员只有一洲之长知府大人,以及京城内各大官职,而恒州府的三品官员也就只有景洪一人。

  徐二大爷感慨万分,没想到他们徐村还能出个大人物!

  陆澄澄见徐二大爷答应下来,就去了玉婶家里,玉婶把两间砖瓦房做在了一个池塘边,平日里挑水灌溉,洗衣做饭也方便许多。

  当珠儿把茶端到陆澄澄手边时,玉婶小心问道:

  “这雇一个丫鬟一个月可要不少银两吧?无言媳妇如今你们两口子可是发达啦?”

  “玉婶,不管我怎么样,当初您帮我跟无言好几回,这份恩情我不会忘得。”陆澄澄笑着应道,还顺带掐了一把六六的脸。

  “姐姐的衣服真好看,不过姐姐更好看。”六六腼腆的说道,六六虽小,可她到现在都还记得那一口野菜粑的美味。

  “六六这么可爱,以后长大了也好看。”陆澄澄顺口夸道。

  “咳咳……六六快过来,澄澄姐姐肚子里还有个小宝,你别捣乱,磕着碰着姐姐就不好了。”玉婶连忙说道,可是一咳嗽起来就停不下来。

  陆澄澄皱眉,玉婶这咳嗽有点严重。

  “玉婶,你这咳的这么严重,去没去看大夫啊。”

  “看了,就是冬日里冷着了,之前生孩子坐月子留下的病根,六六她爹走得早,这个家得靠我撑着。”玉婶解释道。

  陆澄澄能看出来玉婶的精神面貌似乎没以前好了,总觉得这个冬天过来,玉婶的身体差了不少。

  两人是坐在堂屋说话的,砖瓦房才刚做好,玉婶还没来得及扎篱笆围院子,外面的人看屋子里也就一览无余。

  徐凤诗在池塘里洗衣服,洗完衣服后听见屋里有聊天声,就好奇的伸头往里瞅了一眼。

  这一眼可不得了,徐凤诗手里的衣服连着木盆全部掉落在地。

  本来徐凤诗只能看见陆澄澄一个侧脸,不过仅仅只是一个侧脸,她都能认出来。

  陆澄澄一身杏黄色的长裙,上身一件满绣对襟小袄,鬓边斜插一根她这辈子都不会买的镶花步摇,脸上略施粉黛,就足以见到姣好的容颜。

  徐凤诗

慌乱的捡起地上的衣服,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像跟陆澄澄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

  凭什么?陆澄澄不就凭着卖蔬菜赚来的钱才变得这么光鲜亮丽吗?等到爹赚够了钱她也能变成这样。

  等等?陆澄澄怎么回来了?难不成她是回来签合约的?

  徐凤诗一想事情不对,连衣服就顾不得洗干净就往家里跑。

  玉婶起身把大门关上,阻碍了屋外人的视线。

  “这徐凤诗可真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把大柱一家给害惨了,听人说还是徐凤诗把这事告诉了徐正义,咳咳……抢了这生意,还让徐狗带人直接去徐大柱家里闹事,不过大柱也硬气,硬是带着英婶把徐狗家里闹了个底朝天。”玉婶把事情都说了出来。

  陆澄澄笑了笑没说话,紧接着又听玉婶道:

  “现在村里都默认跟着徐正义卖蔬菜,除了我,咳咳……大柱家,还有田凤他们没跟徐正义一块,其他人啊……”后面的话玉婶不敢说下去,毕竟村子里的人一块这样做确实是让人寒心。

  “没事,玉婶,这蔬菜生意大不了不做了,徐正义要做就让他们去做吧。”陆澄澄听玉婶咳的猛烈,想要拿出红果子让玉婶吃下,可这时徐大柱来了。

  就这么一会闲聊的功夫,徐二大爷已经把村民们都聚集在一起,这会就让人来喊陆澄澄过去。

  “嫂子,是我没用……可是都怪那徐正义太过分了!”徐大柱恨徐正义恨的咬牙切齿,怎么能有这么厚脸皮的人?

  而且最重要的事村里人也都默认徐正义这么做了,心里都没一点做人的底线。

  “大柱,嫂子不怪你,这生意村长要做就随他做,村里种不出来什么好蔬菜了,不过我想听听大家伙怎么说,大伙要是还愿意跟着我做生意那就继续做下去。”陆澄澄淡淡说道,就当她给村民最后一个机会了。

  可是去了陆澄澄才知道,自己的这个主意打错了,在场的村民都不说话,全靠着徐正义一个主持。

  “二爷,村民只有跟着我做这蔬菜生意才能赚更多的钱,您要是为了村子考虑就不该把我们大家伙喊到这里来。”徐正义冷冷道,他卖了几天蔬菜,拿到的钱也都分下去了,现在村里谁不愿意听他的话?

  “你真是糊涂,抢了别人的生意,这蔬菜种子,种植收获的手艺都是无言媳妇教你们的,如今你们这么背信弃义,怎么配做个人?”徐二大爷气的不轻,跟徐正义理论起来。

  徐狗油嘴滑舌道:

  “二爷,这无言媳妇又不回来,大不了就直接说府衙那边不愿意了,有什么背信弃义的,大家伙不就想多挣点钱吗,这也有错?”

  徐二大爷把拐杖重重一敲,“无言现在已经在恒州府衙里做官了,这事情要是败露可,村里谁担待的起!”

  “人都做官了还在乎这么点钱,肯定也就不回来了,二爷您就省省您的心,好好养老吧。”徐狗无所谓说道。

  “谁说我不回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