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正文 第八十四章 情毒

作者:半条麻袋|发布时间:2021-07-22 09:40|字数:2055

  陈华暗暗沉吟,不敢多想,收紧心神后沉声说道:“姐,那我要开始了!”

  李月英轻轻嗯了一声,当做回应。

  片刻间,玉纹手发出微微虹光,而手中的琉璃针也开始不断在李月英的腰上点顿。

  盏茶功夫后,纹身完成。

  霎时间一只白狐从李月英背上赫然跃至空中,仰天轻吟一声后看向陈华,身子一动,转眼便来到陈华身边,昂首直立,前肢搭在陈华肩上,伸着舌头不断在陈华脸上舔舐。

  “好了好了。”陈华哭笑不得地将白狐拨开,在袖子上擦了擦口水,“快过去。”

  白狐通人性,绕着陈华身边转了一周后,身段轻摇,八条长尾扑簌簌从身后长出,直至五尺有余才停了下来,而后身形一晃,直接遁入李月英腰间,化作纹身。

  而在其入体之时,李月英只觉腰身上传来一阵温热酥麻,忍不住咬着下唇轻哼一声。

  这声音她自己觉得没什么问题,但传在陈华和张婉寒耳里就不一样了。

  声音软软糯糯,好似无骨,又似娇羞,让人光听身影便觉得血脉喷张,浮想联翩。

  张婉寒红着脸来到陈华身侧,伸着手肘轻轻一捣对方腰间,恶狠狠地小声问道:“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了王法修明?不是说好了三才所得?怎么只有狐媚子的模样?”

  陈华心头发憷,按道理来说不应该出现这种问题啊,难不成是哪里出了差错?

  心头一动,猛然间想到之前用天纹眼在其胸口见到的红黄二色,一拍大腿,口中暗呼一声:“糟糕!”

  张婉寒毕竟是习武之人,耳清目明,自然也听到了这声动静,不由凑过头喋喋私语:“什么意思?怎么糟了?”

  陈华苦笑一声,低声说道:“狐精本来就易动情,而月英姐的状态就更不用说了,此前心绪波动较大,恰好让九尾狐钻了空子,受到了月英姐情丝的感染,所以才会变成这样。”

  张婉寒皱着眉头,心中一时拿不准办法,“那你说怎么办?”

  陈华沉吟半晌,突然抬头看着张婉寒,欲言又止。

  “哎呀,现在都已经这个时候了,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张婉寒拉着陈华来到外面,神情急切。

  “这……”陈华小心翼翼地抬了抬眼皮,吞吞吐吐地说道,“月英姐现在相当于是中了情毒,说好解也好解,说难确实有些难为情。”

  “难为情?”张婉寒有些听不懂

其中意思,“陈华,你是不是个男人?说话遮遮掩掩有意思吗?”

  陈华挑了挑眉,直接脱口而出,“行男女之事。”

  “只有行男女之事才能解决月英姐体内的情毒,不然等到毒性完全发作,月英姐的理智也会失去,而随之造成的后果……”

  张婉寒听完后面色羞红,但眼中却出现了一丝冷意,“陈华,你不会是想要趁机占便宜吧?”

  沉默在她这句话音落后开始产生,周边的空气也像是凝固一般,直至陈华叹了口气后,才传出一丝动静。

  “在你心里我就是这种人?”陈华瞥了张婉寒一眼,返身靠在前台的桌子上,神情淡漠,“那好,从现在开始,你我二人都不必再见面,我也不想再和你有任何瓜葛。”

  心中隐隐疼痛的感觉在陈华的声音落下后开始浮现,张婉寒张着嘴巴眼神慌张,她知道她想要说的不是这个意思,但多年养成的性格已经让她不再考虑那么多人的感受。

  她的小臂微微抬起,像是想要拉住陈华的胳膊,用以祈求陈华的留下,不过最终还是放了下来。

  年轻而又敏感的自尊心,让她放不下自己身段,放不下自己面子去挽回一段感情,哪怕这段感情并不是多么真切,哪怕这段感情还只是处于朋友阶段。

  垂下胳膊后,张婉寒面容闪过一丝苦楚,而后重新恢复成往日的冷漠,随后从怀里抽出一张支票拍在桌上,“就当是我求你,月英姐的毒到底要怎么解,我能不能解?”

  陈华看了看支票,又看了看张婉寒,轻声说道:“可以,不过你需要让她排毒才行。”

  说完后紧跟着长叹一声,似是有说不尽的情绪也随之吐出。

  “麻烦你一次性说完,好吗?”张婉寒眉头微蹙,眼神中透露着平日中不多见的恳求,“月英姐是对我最好的人了,如果可以,我愿意用我的命救她。”

  “排毒就是需求达到顶峰,只要她能够到这种程度,那毒素就能随之排出体外。”陈华将头扭到一旁,端着杯水缓缓往嘴里送去,想要掩饰面色的尴尬。

  张婉寒言语坚定,“只要能救就好,你不准偷看!”

  “噗。”

  陈华一口水喷了出来,猛烈地咳嗽了几声,“张婉寒!你可以侮辱我的身体,但不能侮辱我的人格!”

  “就你?”张婉寒迈步向内屋走去,直至将要跨入其中,才转过身来鄙夷地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手机里的那些照片,敢偷看我就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陈华默默转过了头,双眼瞟到顶层的灯珠上,装作一副完全听不懂的样子,等到过了片刻后,才起身将店门紧闭,镇神犬也被轰出了屋外。

  而随之在内屋也响起了阵阵云雨翻腾的动静。

  独坐在储物间的陈华既庆幸自己耳朵灵敏,又痛恨自己听的太清,可怜如今擎天博玉柱高起,纳海紫金钵难寻,只能孤零零的撑着。

  直至隔壁声音疲软,情过三巡,方才罢休。

  陈华在此又等了盏茶功夫,才听到李月英骨软筋酥地呼唤,“弟弟,你出来吧。”

  陈华面色一红,将身子扭到了储物间里面,似有赌气性质的说道:“不出来,你们谁爱出来谁出来,反正这会我不出去。”

  李月英被张婉寒搀着走出屋外,坐在前台的椅子上。

  此刻的她乌丝云鬓凌乱,春色暖情难遮,脸上虽是红晕依旧,但眼神中却已经恢复了清明。

  而张婉寒同样也是香汗淋漓,两鬓青丝早已湿透,上身的衬衫因为汗水的原因,紧紧贴在肌肤之上,倒是将其中光景泄露的一览无余。

上一章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