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正文 第十七章 少年领主的爱(17)

作者:水清草丰|发布时间:2021-07-05 08:41|字数:3028

  原本热闹的秀场瞬间平静,随着那位记者用着流利的中文大肆抹黑SASSI和洛绾绾,雪花般的资料也不知何时飞向观众区。

  纸张上赫赫然写着Clara的设计与一些设计前辈设计的共同处,还有一些SASSI设计出品的相同处。

  设计的素材偶有重复十分正常,只一个“S”型标志都有成百上千种变化,更别提那些经典老花的各类翻新了。

  单单从资料中看,两厢对比却是确实有相似之处,不明真相的群众先入为主都以异样的眼神看向站在舞台上的洛绾绾,非议声不断。

  洛绾绾冷眼看着所谓的“苦主们”依次登场,诉说自己创意被窃取之后的痛苦。

  “既然众说纷纭,现在‘世界设计协会’会长容琳女士恰好在场,我想以她权威的认证,定可以为这件事情做个公正的判决。”

  主持人讨好地看向容琳,后者雍容至极地走上台,洛绾绾冷笑一声,今天种种与这虚伪女人脱离不了干系。

  “各位来宾们,我很痛惜,我们时尚界设计界竟然出现此种令人难堪的事情,我也很惋惜一个年轻设计新星的不成熟,对于成功有着太过执着的追求。”

  “抄袭之说,我认为还是需要慎重对待的!”

  时尚女魔头见容琳几句话想要将Clara置于死地,不由起了爱才之心想分辩一二。

  “抄袭此事太过重大,可惜证据确凿,我不希望对一个年轻设计师有太大影响,所有我认为只要Clara以及SASSI签署一份‘绝不抄袭’的承诺书,我将会代表协会大度地原谅她。”

  台下众人纷纷被带了节奏,只有少数明眼人看出这容琳就是完全将Clara印在耻辱柱上,签署这份承诺书不就昭告天下我曾经的作品都是抄来的,这样SASSI的单品还有有人买吗?谁会买一个有着剽窃烙印的品牌。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依旧优雅典雅地站在台上,仿佛还是刚刚那个获得殊荣的得奖者。

  “我与SASSI旗下设计师不承认抄袭之说,至于时尚协会我们也没有加入,有没有权定我的罪,你——说了不算。”

  “竟敢对前辈无理!”

  “真是任性妄为,不如直接报警算了,这可是触犯法律的!”

  台下众人有怒有笑,洛绾绾继续说:“我倒是很想问问这些设计师们,这些元素真的是你首创吗?梵地亚设计师,你的罗马风格标志难道不是借鉴的古罗

马斗兽场,在你之前上世纪雅典的建筑师但丁就将类似的图案雕刻在神殿中,难道他也是借鉴你的?”

  “你,你——”

  那位被点名的梵地亚一时语塞,根本无法回答,这些元素借鉴何谈抄袭说。

  洛绾绾的眼神依次扫过原本义愤填膺告状的设计师们,众人被她清冷凌冽的眼神慑住,本就有鬼纷纷侧开身子。

  “Clara倒是好口才,那你单品中的老花图案难道不是借鉴我LU初代灵感。”

  众人脸色大变,难道容琳只是那拿SASSI杀鸡儆猴?如今模仿初代老花的单品实在是太多了,品牌圈怕是要大变天了。

  “我承认,LU初代老花图案确实是可塑性可变幻性极强,我们SASSI的单品确实借鉴了。”

  “哈哈哈,借鉴?说的倒是好听,不如直接说剽窃好了。”

  场上轰然一片,其余品牌设计师亦是神色紧张,自家的设计也有不少是老花演变而来。

  “可是我想问容琳女士,虽然你是LU的掌舵人,可LU是属于你的吗?”

  “你——你什么意思?”

  容琳脸色变了又变,当年的事这丫头难道知情,这不可能!

  “LU创始人Simon先生才是这些初代设计的真正拥有者,他曾经大方表示自己的初代设计可供所有设计师借鉴,也未将那些设计注册成专利,难道身为太太的您,不知道?”

  “你、不可能——你怎么知道?”

  “呵,容琳女士,我正要与LU总部所在的刑事法庭起诉一件骇人听闻的凶案,我的老师是曾经以华国古典设计风靡梵国设计圈的张辉先生,在去参加一场重要活动时被人活生生砍去双手,而那个操刀者终于被抓住了,你猜他交代了什么?”

  容琳脸色大变,嘴唇哆嗦着不住颤抖,那般惊恐模样再不复昔日的雍容华贵,倒完全像个70岁的老太太了。

  “你先别激动,还有件好事要告诉您,Simon先生如今在疗养院逐渐恢复神智,正要举行新闻发布会呢,你要不要看看现场报道,似乎在直播哦。”

  有梵国记者立马打开手机,BBC果然正在直播,Simon痛苦控诉自己被夫人——前大公主容琳囚禁并窃取灵感。

  “不,这不会是真的,不!”

  容琳大叫着离开现场,差点跌落舞台,赛琳娜尖叫着跟了过去。

  众人这才从这出闹剧中缓过神来,信息量太大,甚至许多记者准备离开赶赴梵国,那里怕是要爆料不少东西。

  小丑们依次退场,洛绾绾也走到后台,深深看了眼姜迟,道:“你又帮了我。”

  “绾绾前期已经做好一切部署,我不过让今天这出闹剧提前罢了。”

  “不,结果这么顺利已经很不容易了,疗养院那边我只安排暗桩停了Simon先生的致幻剂,还有那个杀手,跨国追凶能在这么短时间抓捕到位,试问我是做不到的。”

  看着眼神里重新闪耀出光芒的女人,姜迟竟不觉有些慌乱,眼神不自然移开。

  “那,绾绾小姐可否赏脸一起吃个饭?”

  “好,不过得等我一阵,SASSI还有一堆事要处理。”

  “自然!”

  二人相视一笑,姜迟却在心中告诫自己脱离一些势力掌控的进度要加快了......

  原本每年四季度都会举办的各大品牌新品发布会,此次确实曝出各大新闻,一度占领热搜半月余。

  “顶级贵族的别样展示:三位重量级男士变装为SASSI驻站!”

  “惊!梵国原公主容琳囚禁丈夫那消失已久的LU真实掌舵人。”

  “梵国皇室成员卷进凶杀案。”

  “......”

  梵国皇室彻底沦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这样狠毒的女人能犯下这么多事,是否有皇室在后头撑腰也说不定。

  皇室千余年的国民信用度正在坍塌,不过一日国王路易二十亲自发表《告民书》道歉,并曝光20年前将容琳逐出皇室的决议,令司法处公正处理此案,这才平了民愤。

  SASSI的下季男女单品齐齐登上《DS TIMES》顶级时尚杂志后,这才得以赴约。

  中玄门的公寓里,洛绾绾看着分毫不变的装饰有些恍惚,这里好像被时光停留住一般,连那尾金鱼的花纹都相差无几。

  “绾绾,马上就好,等一下。”

  姜迟从厨房里探出脑袋,还是系着那条可爱的围裙,与健硕的身躯显得格格不入。

  “好了!”

  烤箱中乳酪土豆的香味飘出,餐桌上早已摆好了酸汤鱼、樱桃肉等洛绾绾最爱吃的菜,连牛奶西米配着芒果都调配得十分完美。

  姜迟见洛绾绾皱眉想要说什么,心中一颤连忙打岔。

  “绾绾,你先尝尝。”

  念起欠了姜迟的人情,洛绾绾颔首开始小口吃菜,只觉得和记忆中的感觉似乎差了许多,明明姜迟的手艺已经快要赶上五星级大厨了。

  岁岁年年花相似,年年岁岁人不同,不管这场景有多像从前,终究还是不一样了。

  只吃了几口,洛绾绾不再动筷,只是默默喝着西米露,而姜迟依旧只是看着自己吃,等确定洛绾绾不吃了,才开始动筷。

  姜迟艰难地咽下最后一口饭,以前的自己怎么就觉得卑微伺候大小姐用饭很痛苦,明明每顿都吃得那么香,哪里像现在食不知味。

  “姜迟,我不明白。”

  “绾绾,当时我以为——你就是把我当个玩物。”

  “那现在,你不这么想了?”

  “身在其中不觉,当你真正离开我的时候,我才知道自己的心意。”

  洛绾绾听罢不由撇过脸去向地上看去。

  “我知道你很难原谅我,但是请不要拒绝我好吗?”

  姜迟情不自禁靠近捧住洛绾绾的脸,却发现滴滴清泪正大颗落下,女人半咬着唇,楚楚可怜的倔强与当初的洛绾绾逐渐重叠,姜迟心痛地不知如何是好。

  “姜迟,过去的事情我是不会原谅你的,别以为帮了我我就什么都不计较。”

  故作坚强的动人面庞上还挂着泪珠,妩媚与清纯再次完美混合在一处,姜迟情不自禁将洛绾绾揉进怀中。

  在姜迟痛惜万分的忏悔中,洛绾绾面上早已没有哀伤,而是蒲扇着大眼睛——刚刚似乎把睫毛哭掉进眼睛了,难受!

  “叮咚——”

  几声急促的门铃声突然打断二人缱绻气氛,姜迟有些烦躁地望向门口,打开门却发现原来是姜母、岑清和姜平平三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