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正文 第三十六章 三个领主一颗心(10)

作者:水清草丰|发布时间:2021-07-21 09:42|字数:2741

  原本毫无情绪的卿绝尘难得露出一丝讶然,直直地往那并不惹眼的妇人看去。

  此处结界属上古神魔修罗族存留无疑,一经开启一切活物不得入内,除非其中已无生命存在,才会自行消散。

  便是连化神中期的自己都只能以分魂之态进入,如今分魂也深受重伤几近消散,本体自然也将受到重创,凭借一个筑基期的老者是绝不可能突破得了,除非——

  “阁下早已有所布置。”

  惜字如金的卿绝尘以肯定的语气道。

  “神级结界已开,笼罩范围内只要有灵气波动者必会被摄入其中充作养分,而范围之外的人纵使再多能耐也再入不得,除非结界开启之际有非死非生者遗漏在外。”

  卿绝尘话音刚落,自有修士替他为一头雾水的人答疑解惑,这结界再度开启契机除了自己这帮人全部嗝屁以外,只有一种可能性——

  那就是在那明藏开启之时,存在原本在结界覆盖领域内的、无任何生机的修士存在。

  可这压根是个悖论,根本不可能存在,既然外头有死人没进的来,那死人又怎么会帮活人解开结界呢?

  “这不是胡说八道嘛,真是白高兴一场!”

  “可不是,什么狗屁福祸族人,我看就是骗子。”

  “就算真是那传说中的一族,可已经整整消失了千余年,是真是假谁知道啊。”

  “可不是——在上头的死人可不就是那毒娘子和那枯禅了,难道让那对苦命鸳鸯复活?”

  一个散修的话音刚落,众人头顶的烟灰色迷雾突然消散一分,一个嘶哑的声音缓缓传来。

  “咳咳,恩人,你在吗?”

  一阵诡异的寂静,所有人都呆在原处。

  “毒——毒毒毒娘子?”

  “是毒娘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有卿绝尘若有所思,眼神不自觉地跟着那污浊之地气自华的老妇,那般气定神闲又带着些重伤之后脆弱感。

  自己的心脏又悸动不明起来,卿绝尘不由皱眉,自己这莫名反应,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着所有人的注意都被洛九九吸引,连一向清冷绝伦的师傅都似乎被其影响,灵雪儿不由急躁:

  “九玄前辈,您若想救大家出去能不能不要卖关子了,不如直说了吧,还是说要与我们提条件才行?”

  “雪儿师妹,不得无礼!”<

/p>

  灵雪儿终究太过焦躁失了礼数,蓝印连忙打断,代师妹向洛九九赔罪。

  洛九九只摆摆手不做计较,从储物手镯中拿起一角残布,以贴身之物传音,这也是修真界中常用的传音方式,可以在隔离的类似阵法、秘境、结界中应用。

  “毒娘子,将岛西北方向那棵独木松连根拔除,而后将西南方向那朵隐藏在木棉树下的并蒂爬株花摘下,向阳那支......”

  沉静温婉的声音在密闭的结界中响起,一波三折经历厮杀磨难的众人恍若听到仙乐般涌起难得的宁静,纷纷三三两两地坐下调息。

  那些懂得阵法的修士主动请缨帮忙运算具体方位,那九玄老妇倒也不藏私,将这孤岛周围所有的植被数量种类等情况一应告知。

  外头毒娘子和枯禅二人听着指令将植被石块等作出相应布置,而修习阵法的人早已沉浸在高级“破魔阵”的学习锻炼中,纷纷敬称洛九九为“九玄阵尊”。

  原身洛九九与前夫浩辰、如今的卿绝尘相比,在修行天赋上相差不知几何,资质更不算上佳,可凭借坚韧的意志和孜孜不倦的学习,对于所有修炼阵法、炼器等来者不拒、不断钻营,绝然可称之为地才。

  只可惜运道始终差了那么一点,半生搜集的天材地宝被负心汉送给一个卑微的侍女,错失飞升契机。

  而后苦修《天一仙诀》,原本也可作为翻身之法,可几近耗尽的寿元就在那时完全终结,若不是神洛占据神魂,天道连半分机会都没留给她,甚悲甚哀。

  “阵尊,坤位缺一火灵为阵,这可如何是好?”

  正在众人同舟共济、眼看即将完成复杂地布置,却发现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五行其余都可倚靠原本地势化解,可这火灵却很难靠自然之力,如今只能算残废的毒娘子枯禅二人更是半分灵气都用不上。

  洛九九也拧起眉头,细细思索原身学习的各类阵法,正在此时,一个指节有力却冰凉的手指轻轻扣在了洛九九的手腕上。

  通过与毒娘子相连的布角,卿绝尘通过秘法将灵力传送出去,自己的分魂愈加透明,不仔细看甚至与环境连在了一处。

  “师傅,您别不爱惜自己。”

  灵雪儿警铃大作,不顾礼仪一把将卿绝尘的衣袖拽回,却不曾想扑了个空,卿绝尘的分魂已经损耗巨大,撑不起整个实体凝结了。

  洛九九有些疑惑地看了眼卿绝尘,这厮举动着实有些不正常,定是又借故对自己探查了什么,随即冷冷地瞥了一眼后便不再关注。

  而卿绝尘看似平静的面上,内里却心绪剧烈翻涌,自己修炼的《无情诀》让人断情绝爱,早早便拔除了情根,于这世上所有都兴不起半丝情绪。

  可《无情诀》修炼臻化后停滞不前,翻阅师尊留下的手札后这才知道《无情诀》最终还需修复情根,同时找到自己的“牵情人”后方可修炼终章,开启飞升的奥义。

  当初收灵雪儿为徒也是情感察觉内心难得有一丝怜意,这才将其留在身边好生看顾,与其人海中寻觅,不如培养一个“牵情人”。

  而除了一开始对灵雪儿升腾起的怜惜,便再无任何情绪牵动,可今日自己几次三番对这老妪情绪波动巨大,前所未有的情感体验一时让卿绝尘不知如何应对,才做出刚刚试探之举。

  与那老妪肌肤相对之时,还是原先那般波澜不惊,思忖自己或许是因为修罗结界中隐藏的戾气影响自己的分魂。

  看来自己的选择没错,牵情人也只能是精心养育的徒儿,卿绝尘这才放下心绪,重新恢复漠然。

  此时的灵雪儿不知卿绝尘内心,反而猜测这老妇看起来神神叨叨的,竟然没有选择年轻的宿体,反倒挑个快没命的,难道也兑换了一些诱惑人的道具?

  就像自己与卿绝尘第一次见面时不吝用了四个位面积分才兑换的“获得好感度”道具。

  洛九九此时也无瑕关注卿绝尘与灵雪儿的心理状态,带领一帮初出茅庐的小阵法师们,一点一滴地完善上古时期留下的“破魔阵法”。

  “诸天神魔,佑我遇滞则宁,护我遇阻则达,起!”

  晦涩且冗长的起阵词在舒缓的语调中,让众人不那么紧张,甚至带了殷殷期盼。

  “破——”

  最后一声音从那气质出尘的老妪口中破音而出,整个地面便开始疯狂颤抖起来,一众修士大惊失色,慌乱躲避往下砸的石柱岩石。

  “这——这哪里是解阵,分明是锁魂阵呐!”

  “哎呀,砸死我了,我牛道人可没想到今生止步筑基不说,还是被砸死的,哎唷——”

  “九玄妖妇,你肯定是与那怪物一伙的,将我们埋骨于此,对你有何好处?”

  灵雪儿趁机将战火引到那可恶的老女人身上,甚至鼓吹众人临死前也要让她陪葬,自己却紧紧跟着师傅的分魂没受半点损伤。

  看罢,我师父只待我一人真心,你就死在这帮蠢货的怒火下吧!

  “大家冷静,九玄前辈还未解释。”

  出乎灵雪儿的预料,一向疼爱自己的蓝印师兄竟然也站在九玄那边,不由更气。

  众人慌乱中不能使用灵力,多被砸得头破血流,满身怒气正待发泄,却见那九玄依旧冷静,隐隐将目光对准灵雪儿方向。

  “上古修罗一族的结界怎会如此简单破解,修罗族崇尚献祭,自然是要献上生魂之力的。”

  冷漠又平静的语气让众人的慌乱少了几分,彼此间又起了疑心,谁又是最合适献祭之人。

  突然有人想到之前淮芝与琉璃的惨死,不正是修罗族的献祭,难道又要献上处子之血。

  而困在此处的修士们,年轻富有朝气又多半是处子之身的——

  九寰宗的灵雪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