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正文 第三十七章 三个领主一颗心(11)

作者:水清草丰|发布时间:2021-07-22 10:17|字数:2228

  “你——你们好大的胆子,我师傅、我师傅可是在此保护我!”

  灵雪儿手持灵素一脸戒备,嘴上强作镇定身体却在一双双嗜血的眼睛瞎躲到了卿绝尘身后。

  生死一线,修士们哪里管的上淡的就要散去的分魂,竟隐隐与九寰宗众人形成掎角之势,慢慢将那些围住。

  “你这毒妇,你妒忌我,你要害我!”

  灵雪儿终究定力不够,之前几个位面都是运气好以领主的至亲为宿体,兑换了重要道具后初生牛犊不怕虎地独闯S级位面。

  偏偏又持续运气上佳,甫一入内便与寻觅“牵情人”的卿绝尘碰面,恰到好处地利用好感度道具获得其心中特殊地位。

  洛九九皱眉,看着灵雪儿失态乱叫,不待多话便将卿绝尘的分魂以其之前被那红毛怪物撞裂的天丝火网残片裹挟至头顶阵眼处。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那分魂已被破魔阵法完全吸收,等一切结束后,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不可置信。

  “要献祭自然挑灵力最多的!”

  平静的老妇人说出最狠的话,众修士不知为何齐齐哆嗦了一番,只有灵雪儿奔溃嚎啕:

  “师傅,你胆敢杀了我师傅!”

  九寰宗众人面面相觑,蓝印也只得安抚小师妹,那消逝的只是仙尊的分魂,并不会危及本体性命。

  而此刻在度灵山秘境外,众人千年未受重伤的仙主卿绝尘猛地呕出一口鲜血,一向平静淡漠的眼里竟闪过滔天的怒意和杀气,各派执事不由齐齐后退一步。

  尔等胆敢、胆敢——

  不过一瞬,卿绝尘便平复满腔的怒火以及其中一丝意料不明的委屈之意,暗暗捂住胸口让郁气疏散。

  看着仙主恢复高冷之姿,蓝印的师尊九寰宗掌门洛平山这才上前询问详情。

  “已安然。”

  卿绝尘远远望度灵山秘境方向看了一眼,只丢下三个字便不见了踪影,众人不明所以但却放下一颗心,那些天之骄子们没事就好。

  只有掌门洛平山有些担忧,卿绝尘在众人面前显示受了重伤,可会让宵小之徒有可乘之机。

  如今唯一“一门双化神”的九寰宗,自己的亲姑母、宗门老祖洛九九闭关情况不明很有可能已经陨落,如果卿绝尘再出事,九寰宗仙门之首地位不保啊......

  而洛九九这边着实安然无恙,众人虽说受了很大惊吓多是些皮外伤,纷纷对九玄老人道

谢。

  至于帮众人脱困的毒娘子与枯禅二人,与二者有牵扯的明藏已死,佛门亦没有问责施恩之人,只道会将枯禅所为一应告知仟佛寺住持。

  毒娘子枯禅这对苦命鸳鸯终究也能以真面目示人,无需伪装成散修,可这么多年的逃亡让二人早已适应散修的尔虞我诈,更何况毒娘子的魔族圣女身份不能暴露。

  在洛九九的诊治后,二人堪堪能运用灵气便向恩人辞行,并和盘托出接下来不打算追求长生,而是寻一处清净地与心爱之人了此残生。

  解开结界后,洛九九正要离开众修士独自行动,却被跟随其磨炼阵法精髓、得其教诲的初级阵法师们齐齐拦住去路。

  “九玄阵尊,请受我等一拜!”

  “拜!”

  只有阵法入门之人才知,就在那完成这九州大陆上最高级的阵法时,九玄丝毫没有藏私,甚至将一些隐秘的阵法秘诀公之于众,隐隐有一种现场教学的既视感。

  这些人中更多是无门无派的散修,阵法、炼器、制药等旁学书籍本就贵重,普通散修根本负担不起,就连宗门弟子都难得获取初级要诀。

  这种边学边亲手布置的机会难得,何况是阵法中最高等级的那类,便是如今大陆最负盛名的九阶阵尊火羽风都不一定完全掌握,自己这帮人何德何能竟参与其中,收获已不能用匪浅来形容。

  “阵尊,我等初级阵法师受您教诲,自当永世不忘!”

  “万不敢以您弟子自居,但教授之恩无以为报,还请受我再拜!”

  “受我等再拜!”

  洛九九难得露出笑意淡淡挥手,转身飞渡碧潭,很快便隐匿在密林深处,只留得其教诲众人虔往其离开方向又是三拜。

  灵雪儿早已被眼前一幕气到腹腔抽痛,可一想到自己最大的靠山卿绝尘丧失整个分魂便担忧不已,直嚷着要立刻离开秘境回到宗门,蓝印等自然要陪同回去。

  如今离开通道重新建立,九寰宗众人一一捏碎木牌离开,只有蓝印看着那九玄前辈离开的方向,不由几次回首,更是惹得灵雪儿不耐。

  这贱妇肯定用了什么秘密道具,连蓝印师兄都被勾了魂,师兄可是属意娇俏可人又单纯的自己,就算一时被道具迷惑,后面肯定会恢复理智,谁会看上你那副鬼样子!

  剩下的大小门派也都打算离开,只有抱着枯槁尸体的沧淮岛与朝霞派满目疮痍,众人悲泣不已。

  沧淮岛主之女淮芝被活活吸干了精血而死,帮凶自然有朝霞派的琉璃,而琉璃又被沧淮岛带队师兄明远所杀。

  亲女与爱徒双双陨落,其间血仇不共戴天,原本和睦相处的沧淮岛和朝霞派必将反目成仇,九州的局势又将何去何从,其余众派亦是心有余悸。

  散修们也各自作了打算,有不甘来一趟无收获的同样隐入密林中,也有大半人不敢再单独行动,谁知道这里面还有什么陷阱,自己一个卑微修为的筑基散修可应对不了。

  此时,洛九九的心思已经完全被自己“地图外挂”中度灵山的最深处的亮点吸引,心中隐有预感,那就是苦苦追寻的、真正的修罗血参。

  来到一处度灵山的中央地带,万余年不曾喷发的火山群错落分布,植被愈加茂盛,而神识感受到的危险度也逐渐加重。

  “叽哩哇啦咕——”(下面很危险哦!)

  熟悉的声音竟然在识海中响起,饶是冷静如洛九九也被吓了一跳。

  “你在哪?”

  “啾啾咕——”(我就不告诉你!)

  “那我是死是活也与你无关。”

  一个熟悉的红参物终于从洛九九发间拨开而出,只是那身子不再如烈焰般鲜艳的红色,反倒有些虚弱模样的锗红色。

  “叽哩哇哇,咕叽!”(下面有你打不过的岩浆怪,我能打过)

  洛九九拧眉仔细看着那可疑的生物,在卿绝尘的攻击下没死消失无踪后,竟然从自己身体里钻出,原本诡异又可疑,可自己竟对它生不出半丝恶意。

  洛九九索性随心而动,修仙界讲究机缘命理,内心深处既然对其不设防,不如信他一次。

  “那你带路?”

  “喵喵咕——”(算你识相!)

上一章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