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正文 第三十八章 三个领主一颗心(12)

作者:水清草丰|发布时间:2021-07-22 10:19|字数:2615

  从火山裂缝中小心往下探去,洛九九一路上被那小东西魔音灌耳,可惜也没听出个所以然来,多是吹嘘上古时期多么多么厉害,现在的修士多么多么弱鸡。

  “行了,你叫什么名字?”

  “咕?”

  洛九九看着那随意扭动的红须突然定住,墨绿色的眼睛似乎在沉思,不由好笑。

  “那就叫参宝吧。”

  毕竟自己熟悉的那个时代,“某源牌肾宝,他好我也好”实在深入人心,这个寓意也挺不错就是。

  这小怪物倒有点像某种灵体,只不过何以形成,又怎地被那明藏偶然间召唤,只待以后再细细探寻吧。

  得到一个名字后,参宝似乎特别兴奋,站在洛九九头顶蹦来蹦去。

  突然,原本平静了数万年的火山突然剧烈震动起来,咋咋呼呼的参宝也睁圆眼睛紧张以待。

  洛九九也做好备战准备,密海仙翎扇已恢复凤啼水唳之身姿,神兽玄武的幻影在空中不断召唤出水柱,浇灭周边的岩浆烈焰。

  洛九九与参宝进入山脉最内层时,扑面而来的热度早已不是常人能承受,参宝也变得兴奋异常。

  焦躁的炎热越来越甚,元婴期的修士也抵挡不了,而此时筑基中期的洛九九能完全受住,原因还是与参宝有关,它吸收了岩浆大半的热度,头上的参须也重新恢复赤红,隐隐又生出几根新的来。

  “轰!”

  巨大的轰鸣声中,一只岩浆怪物探头而出,露出两只空洞的大眼。

  “我等了十万年,你竟成了这幅模样?”

  岩浆怪物拍打着熔岩,直往洛九九处洒去,参宝则第一反应挡在面前。

  “炎老怪,你有脸说我,也不看看自己。”

  “呵,自己弱到返祖,罢了——你若再不来,我也将消逝了。”

  二者用的一种特殊的语言,洛九九讶然自己能听懂,而宿体肯定没有学习过这种晦涩语言,多半与那《天一仙诀》或者和七绝魔君有关了。

  岩浆剧烈颤动着,周围空气中的水分早已被蒸发,炽热滚滚袭来,那岩浆怪的两只眼睛滚滚流出热熔的橙色液体。

  洛九九召回密海仙翎扇中的玄武灵体,此时的参宝难得露出有些沮丧的情绪。

  “战斗中消亡,搏杀中炼魂,念落缘起,修罗不灭!”

  熔岩巨人那张模糊的脸慢慢消失,而从岩浆中逐渐汇聚的火焰灵珠纷纷开

始汇入参宝体内。

  “希望你这次能得善终,我的老朋友!”

  炎老怪即将消逝,待最后一颗焰灵珠完全被参宝吸收后,以洛九九听不见的声音在其耳边轻语。

  世人只知修罗族圣宝“修罗血参”,却不知血参是修罗族守护圣兽熔炎巨兽临死前,万年修为及体内修罗族人的信仰所化。

  至于参宝,乃是与修罗血参一同被进献给修罗王的秘宝,来历或要追溯鸿蒙开天之际形成的先天灵体。

  血参温养灵脉,参宝则是在修罗王识海中修炼,待到王族修炼臻境,若是吸取参宝所有力量,随之则与天同寿与地同尊,成为这天地间真正的主宰。

  可惜历代修罗王都未能将族内秘法修炼极致,终究拿参宝急不可耐地祭了寿命,而参宝则失去所有力量之后消失在天地间,千年或万年间才重新在祭坛生出。

  熔炎巨兽完全消失后,一个流光溢彩缓缓流动着淡粉色液体的参状物浮在洛九九面前。

  “喵咕叽!”

  没等洛九九仔细观察,参宝用头顶的须毛将其包裹住,随意一丢甩进了洛九九手中,然后略带疲惫地再次消失。

  洛九九集中调用所有神识,终于感知到这参宝原来是躲到自己识海去了,正在一处云朵中四仰八叉地睡觉。

  将血参随意放进储物手镯中,洛九九见系统的“地图挂”中,原本闪烁的打光点不在了,可就在自己不远处竟然还闪烁着小光点。

  定睛一看,竟然是一株炎息草,看样子已经有万余年了,极热之地才能生出的火性药草,若是火灵根人服用则会大有裨益。

  洛九九小心这炎息草连根取走,若是以灵泉灌养还能生存百年不止。

  离开度灵山秘境,洛九九回到自己的洞府中,九寰宗老祖的闭关之地有特殊禁制,除了洛九九及宗主洛平山,就是仙主卿绝尘都不得靠近半分。

  洛九九不多迟疑,按照《天一仙诀》中的记载,以特殊制法将修罗血参磨成粉末状,再行针周身,刺入各大穴道。

  不过半个时辰,洛九九便感受到一股难以言喻的温润滋养,正一点一点浸润到骨髓中,仿若泡着温泉澡。

  待到十二个时辰之后,洛九九内视仙骨,发现其更是添了韧性,隐隐发出金色与粉色交融的光点,而一个上古时期的“温”字慢慢刻在了左手腕处的骨骼上。

  九言神骨已完成一字,洛九九缓缓发出喟叹,这般温养神魂的感觉实在太舒适了,却不知《天一仙诀》也随之运转更顺,隐隐已经快要突破筑基后期了。

  识海中的参宝还未清醒,只是头上火红的参须似乎又长长了些,嘴巴里呼噜呼噜不知咕囔着什么,模样倒也十分可爱。

  洛九九心下一软,不知为何竟想起小时候的神芜,也是这般软萌可爱。

  “弟子打扰老祖修行实有不妥,不过卿绝尘重伤不出,沧淮岛与朝霞派反目成仇,宗门间暗流涌动,弟子——弟子唯恐负了父亲托付——”

  “老祖若是突破不了化神中期,寿元将尽,弟子这里有天级延寿丹一颗,还请老祖服用。”

  千源琉璃镜随之而出,洛九九看着外头磕头不止的洛平山,也是自己的亲侄子,竟然恭敬地将一个宝盒放入门口。

  这天极延寿丹九级炼丹师一生怕也只能炼制一颗,尤其几味珍贵药材已经绝迹,世上仅存不到十颗。

  一颗能延寿百余年,在元婴中期停留近500年的洛平山,若是迟迟不突破元婴后期,寿元也没几年了,没想到这侄儿没舍得用,倒巴巴来献给自己。

  “姑母,还请给平山报个平安。”

  最后又是一拜,脱下一个宗门掌舵人的疲惫外壳,转而露出对亲人的担忧。

  洛九九素手一挥,将那株保存完好的炎息草送至门外,缓缓飘在洛平山跟前。

  满目风霜的老人正待再磕,面前乍然出现的精纯火息让他不由一震,分辨许久才认出这是株万年级的炎息草,连叶面都仿佛被火气侵染,不时吐出丝丝火焰。

  火系单灵根的洛平山大惊大喜,自己若是好好服用这株灵草,借此磅礴灵气突破中期并非难事,而此处禁地除了自己也就只有姑母洛九九了,突如其来的狂喜竟让这个老谋深算的宗主激动地跳起来。

  “姑母您还活着,太好了,太好了,我九寰宗必将屹立千年不倒。”

  “只是这炎息草实在太过珍贵,我——”

  洛平山受之有愧,不敢去拿那精致灵瓶,没想到那灵瓶竟稳稳地自动落在自己手上。

  “那、那平山恭敬不如从命,多谢老祖赐宝!”

  洛平山慢慢退下,想要留下那延寿丹,却没想到回去后延寿丹还在自己兜里,心下一动,竟不由眼眶湿润,从书柜的长木盒中拿出一副美人图。

  双瞳剪水,眉黛如山,衣袂翻飞,仙姿卓绝......

  画中美人嘴角噙着一抹笑,将九玄剑反手背在身后,眼里情意缱绻望向一个方向。

  姑母,若不是那对狗男女负了你,今时今日你何曾还需困在此地。

  洛平山追忆往昔,竟陷入回忆中,爱徒蓝印敲门多次无回应,却感受到师傅在屋内。

  待推门而入时,又见到这幅师傅常拿出来看的美人图,只觉那双眼睛竟与那九玄前辈相似得很,隐约的熟悉感难道就是因为这幅画......

上一章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