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琴奴的执念(12)

作者:水清草丰|发布时间:2021-09-26 11:30|字数:2259

  “大小姐,您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与小的计较。”

  在洛大力冲过来的一刹那,楚夏就已经把洛绵绵整个抱起在身后,正要抬脚就踹,没想到这位曾经嚣张壮汉已经跪了下来。

  洛绵绵轻轻捏了捏楚夏的手臂,示意他放自己下来。

  洛大力的眼里不再有当初的骄傲,换之是担惊受怕的彷徨,自然还有一些狡猾在里头。

  洛绵绵哪里看不出来这位想的心思,左右已经在洛家待不下去了,洛大力怕是想得了那50两银子就带着爹跑路了。

  不过洛绵绵也不在意,对付这种人有的是办法,淡淡点头同意洛大力签署协议。

  而跟着洛大力一同离开的两个洛家小混混,正是那日一同欺侮洛雅母女的,同样满脸血痂,看来老大失了势,连带着跟班也倒了霉。

  这两个青年年岁都不大,一个17岁瘦高个的叫洛虎,一个16岁矮胖个的叫洛将军,说来身世都有些可怜,母亲俱是早逝,父亲也都娶了后娘。

  说不上虐待,却也不再抚养管教,任着他们二人睡狗洞刨狗食,也就跟着当初旁系弟子中的小霸王洛大力作威作福,混口热饭吃,如今洛大力失势,这二人自然也就更惨了。

  如今签署了协议的外门弟子有黑脸小子洛雷,独臂兄弟洛长海与洛长河,瞎聋姐妹洛大花与洛小花,还有昔日混混组合洛大力、洛虎、洛将军。

  再加上在京城的洛雅,离参赛人数十人也只差一人了,洛绵绵这才将目光对准那个一直咧嘴往自己这边看着的女子。

  只见她个子不超过一米六,大约二十岁出头的模样,浑身胖得和球一般,眼睛已经被两颊的肉挤得眯成一条缝,嘴角还流着口水,一看就是大脑出了问题的。

  这里头要数谁的衣服最干净,则必然是这个傻姑娘,只见她穿着浅蓝色的对襟长罩衫,下头马面长裙,脖子下头还有着海棠花纹样的云肩,头上的鬓发也梳得整整齐齐的,一看就是被人好心照料着。

  见洛绵绵的眼睛停在那胖姑身上,外门管家洛彬十分解人意地介绍道:

  “这姑娘原本也是直系弟子来着,叫洛环珠,还是咱们七琴门前长老的嫡亲孙女,原本和李家的一个庶出公子看对了眼,没想到失了贞洁就被抛弃了。

  后来又被家里人赶了出去,一下子就疯怔了,也胖成了这幅模样,大家现在都叫她胖姑。”

  洛彬指了指墙角不住担忧看着的一个黄瘦的男子,

又继续道:

  “不过这胖姑运气倒是不错,还有这么个傻子疼着,您瞧——就是那边瞅着的那个呆子叫洛云升,不仅不嫌弃,还把这破鞋领回去好生养着。”

  洛绵绵看了眼那气色不佳的男子,生的倒是周正,不过面色蜡黄,瘦的颧骨突出,与那白胖的洛环珠形成了鲜明对比,怕是将好东西紧着她了。

  “痴心妄想,也不想想那使白玉剑的公子哥也是咱们能攀的,真是不自量——”

  那洛彬还想抒发鄙夷之色,却想到了什么猛然住了口,恨不得猛扇自己几个大嘴巴子,眼前这位洛大小姐可不就是被那李家退了婚。

  那可是门主夫人亲自订的姻亲,结亲的对象就是如今白玉剑的传人,也是李家最出色的年轻弟子,“玉剑白衣”李家家主的长子李剑一。

  只可惜李家来退亲的人也很敷衍,一个拽的二五八万的小管家就带过来一句话,意思就是洛绵绵身体太差而李家不能无后的理由随意打发过去。

  原本作为理亏的那方,李家竟然什么赔罪也不带来,趾高气昂地说去世的门主夫人留下的资产,便是李家“大发善心”留给洛绵绵的。

  自是把洛悯天气得不轻,却也不敢发怒,谁让李家是上四宗之一,洛家又算得了什么。

  洛绵绵不以为意,李剑一只要不是领主,那么在其眼中便什么也不是。

  而洛绵绵身后的楚夏听到“李家”字样就一直提心吊胆的,小主子当初因为被退婚,把自己闷在屋子里足足有月余,哭得眼睛肿的跟核桃一般。

  此前出现只觉得担忧无措,可如今心里想起来却怎么都不是滋味,酸酸涩涩的,像吃了生柿子一般挠心。

  洛绵绵却是慢慢走到那个胖姑面前,用丝帕轻轻擦掉她流下的口水,然后轻轻问道:

  “洛环珠,你愿意再练习七弦琴吗?”

  听到“七弦琴”三字,洛环珠眼里发出一道耀眼的光,也不知真懂假懂,不住地点头,还拽住洛绵绵的衣角生怕她跑了一般。

  这边楚夏不乐意了,暗暗使者劲,想要让那胖爪子离开洛绵绵,却没想到那女子力气倒不小,楚夏拽了衣角半天也没拽回来,又怕把洛绵绵的外套弄坏了,只得气鼓鼓地与那傻女子对视。

  洛绵绵看出楚夏人高马大的,可一双深邃的黑蓝色眼睛却执拗地与胖姑对视,竟有种违和的可爱。

  至于洛环珠,洛绵绵从她身上感受到的精纯灵力,绝不输于不知用了什么道具淬体过的洛无双,想来当初这位长老孙女也是惊才艳绝的存在,只可惜爱错了人也信错了人。

  远处悄悄看着的长衫黄瘦男子洛云升,见洛绵绵接近洛环珠,也不管不顾地就冲了过来,好像生怕有人欺负她一般。

  “大小姐,她、她不懂事,您不要和她计较。”

  洛绵绵看着卑微可背却挺得很直的青年,道:

  “我想要带她离开洛家,重新修炼七弦琴。”

  “您、您说什么?她,珠儿她的情况,您是看到的。”

  “我知道。”

  “那您还愿意带她去参加拈花大会?”

  “你不同意?”

  洛云升摇摇头,自己不就是最爱曾经骄傲的珠儿吗,她是对七弦琴那般喜爱,又是那么努力,只可惜没有遇上良人遭此劫难。

  连原本属于自己的七弦琴也被生生摔裂,这才是造成她疯癫的最大原因吧,毕竟她最后的骄傲随着琴毁也碎了。

  “只要大小姐不嫌弃就好,如果珠儿能够重新抚琴,或许有一天就能恢复正常了。”

  洛云升带着希冀的苦笑,他既希望洛环珠能够恢复神智,又怕那一天的到来,因为到那时珠儿再不是他这个只会写字算账的穷酸书生的了。

  “还请大小姐希望鄙人也跟随过去,便、便是作为珠儿的、的亲属吧。”

  洛云升深深鞠躬请求,洛绵绵自然答应了。

  随着最后一位成员洛环珠的加入,洛绵绵的十人队伍终于形成了。

  虽然看起来歪瓜裂枣,可谁又能想到又是疯子又是傻子还有残者的队伍,能够在未来的拈花大会上打败所有名流世家,一举坐稳了除妖师第一宗门交椅。

上一章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