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正文 第一百九十九章 琴奴的执念(42)

作者:水清草丰|发布时间:2021-10-11 10:05|字数:1987

  凌阳子虽然失去些许威信,可如意门的高级符箓也不是说有就有的,可那太极观手头上可是有不少存货,自然有一帮惜命者还是愿意跟随其左右。

  “剑一,这无极观的人也太过嚣张,竟然支使我们玉剑门去寻找蛛母的老巢,别说蛛母,就是那几只6级鬼蛛都极难对付。”

  “兄长担忧的即是,大家小心,一有变动即刻发动护身符箓。”

  李剑一不由摸了摸胸口的金色符箓,这是绵绵亲自赠予自己的,纵使在危机四伏的摄月森林,也觉得胸口熨烫,不由牵起一抹笑来。

  玉剑门的这次循迹一无所获,至于其他门派也是一样,看来那蛛母打算先龟缩起来了。

  深夜,李剑一回到玉剑门的营地,却没想到洛绵绵的妹妹洛无双找到了自己,同时还有七琴门门主洛悯天。

  “剑一啊,我、我洛家对不起你啊,我洛悯天生了个如此轻贱自己的女儿,她可与我们七琴门没有关系了啊——”

  洛悯天满面愁容地说着,生怕洛绵绵不是完璧之躯嫁入玉剑门被发现,要是迁怒到七琴门可糟了,从洛无双嘴里知晓情况后立刻被怂恿地跑来撇清关系。

  李剑一心下一跳,牵扯到洛绵绵,他紧缩了眉头不欲追问卑躬屈膝的洛悯天,而是疑惑看向一旁还算镇定的洛无双。

  洛无双故作娇羞地撇过脸去,脸上还飞起两坨红晕,仿佛提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般,缓缓开口道:

  “我姐姐她、她与那奴仆无媒苟合,我与父亲都觉得此时应该告知师兄你,不能让她欺骗于你,她毕竟也是我七琴门所出,如今我们和盘托出,还请师兄不要怪罪她......”

  李剑一脑袋突然“嗡”地一声炸裂开一般,仿佛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愤怒、伤心甚至觉得自己像个傻子一般,脑海里瞬间想起洛绵绵与那哑奴楚夏的亲密举动,不由紧紧捏起两个拳头,浑身战栗起来。

  洛无双看着李剑一双眼好像滴血一般恐怖,心下冷笑,不忘替洛绵绵求情,再是一番不卑不亢的告罪后便和洛悯天离开了,自己可不能表现出一副落井下石的模样。

  李剑一失魂落魄地站在原地,恰巧此时洛绵绵亲自过来送新的符箓,这玉剑门受了其不少好处,李莲一更是清楚自己的叔叔也是属意这位小掌门为儿媳的,主动将她领到了李剑一的营帐外。

  洛绵绵刚走进那帐篷,就被一双大手紧紧扼住脖颈,正要下意识反击,却发现昏暗中李剑一通红的眼,顿

时收了杀气,只是双眼含泪地痛苦看着他。

  洛绵绵紧锁着眉仰头,完全露出这张慑人夺魄的小脸,李剑一不由恢复了些神智,狼狈地松开手,喘息着背过身去,平复着怒到想要杀人的冲动。

  “咳咳咳——”

  洛绵绵剧烈咳嗽着,能让原本对自己有好感的李剑一如此暴怒,也只有那件事被知道了,怪不得今日洛无双那般得意,看来又对自己使了什么窃听道具。

  “洛绵绵,我们婚约作罢。”

  李剑一揪着心口,那里还安静躺着一张自己舍不得用的符箓,心下一痛,不由为何又想起幻梦中利刃刺向自己的那一刻,似乎也没现在这么痛。

  洛绵绵猜到症结,知道此事本就是事实也无需瞒着,不过让自己放弃领主也是不可能的事。

  “师兄,虽然不知你是怎么了?不过——我们二人间的婚约早已不算数,何来今日作罢一说。”

  听着身后少女生硬的称呼,再不是软糯地唤着“表哥”,李剑一恨不得立刻收回刚刚的话,对自己更是唾弃不已,没想到一代剑门天骄,却被一个女人玩弄在鼓掌中,甚至还想着只要她回心转意,自己也可以不计较。

  “既然你不愿意见我,我以后不来便是。”

  身后的女子再次掀起一阵剧烈的咳嗽,李剑一甚至开始担忧其孱弱的身子。

  “这些是我如意门刚制作的一批符箓,我放在这边,以后少门主若是需要,派人来取便是。”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由“师兄”再次变成冷冰冰的“少门主”,李剑一再也绷不住了,失去洛绵绵的痛苦比任何都来得猛烈,他从来会有一种心痛会如此难受到极致。

  李剑一被食梦貘的幻梦影响,如同凌阳子一般放大了对洛绵绵的执念,毕竟曾经的缱绻爱恋都像是真实经历的一般,若不是洛绵绵那最后一剑让其心神稍回正轨,恐怕陷得更深。

  “绵绵,对不起——”

  洛绵绵撩开帘子正要离开,却被李剑一从身后抱个满怀。

  “不管你以前如何,以后身边只有我一人可好?”

  洛绵绵这才松下一口气,正要满口答应,却眼尖地瞄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楚夏?

  他没走吗?

  帘子却在此时落下,拦住了楚夏痛苦的眼睛,也拦住了洛绵绵的视线。

  还是领主最是重要,洛绵绵慢慢回抱了李剑一,在其耳边轻声安慰。

  李剑一却是失而复得地紧紧抱着洛绵绵,自己原本还唾弃那幻梦中的小校尉,对那陷落贼窝的女子放不下,没想到轮到自己同样如此。

  只要绵绵留在自己身边,所有的过去都不重要了,以后、以后她只会有自己一个男人。

  洛绵绵慢慢拍着李剑一的背,感受到颈间有水滴落,心下一软,这次任务怕也快结束了,自己必然会竭尽所能地帮助李剑一。

  不过,未雨绸缪如洛绵绵,十分在意系统一直强调的领主觉醒,难道李剑一体内还有什么力量没有被发掘出来。

  心细如洛绵绵自然也想到过楚夏的特殊情况,不过当时系统播报时,离自己最近的只有李剑一一人,她也并不知晓楚夏就隐藏在身后那棵树上。

  没想到一次判断错误,洛绵绵失去了轻松获得领主好感度的机会,反倒给了洛无双翻盘的机会。

上一章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