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正文 第五十四章:躺在一张床上

作者:沐阳春风|发布时间:2021-09-28 22:16|字数:2024

  顾森诗的话仿佛有一种魔力,将厉阙坚定的步子生生停住。

  为什么……

  他为什么要把顾森诗留下来呢?

  厉阙也百思不得其解,直到他再一次转过身,居高临下地看着顾森诗的时候,他的内心有了一个不算坚定的答案。

  “因为爷爷的事情,你这个罪犯还没有松口承认,在此期间我是不可能会把你放走的。”

  呵呵,原来是因为这个……

  如果顾森诗找不到强有力的证据证明爷爷的死和自己没有关系的话,那她一辈子就要背上这种莫须有的罪名。

  枷锁重重,顾森诗就算是背脊挺直也会被压弯。

  “好,我就待在这里,直到找到证据之后,也算是跟你……做个了断。”

  了断。

  很好,顾森诗你真是长本事了。

  厉阙下颌线紧绷,转身上了楼。

  顾森诗本打算就在客厅里将就一下,但一想到怀中的顾小木,要是在空荡的客厅里睡肯定会着凉,只能作罢。

  厉阙应该不会去书房睡觉,顾森诗干脆地进了书房,厉阙果真不在这里,大概他和苏妤雅正在卿卿我我吧?

  安顿好顾小木,顾森诗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下来,在她心里,目前孩子的事情已经超越了她寻找证据这件事情。

  顾小木之前睡得不算特别好,顾森诗和厉阙对峙的时候小孩子还醒过来一次,因为实在是太累又闭上了眼睛。

  躺在床上总归是比在顾森诗的怀里要好的多,顾森诗无论怎么调整自己的姿势对于顾小木来说都是不舒服的睡姿。

  顾森诗回想起刚才质问厉阙为什么要把自己强留下来,他的表情简直是耐人寻味。

  迷迷糊糊中,顾森诗终于撑不下去了,她本打算防着厉阙,生怕他突然在什么时候冲到书房里来对她又采取什么行动。

  睡梦中的顾森诗也不得安宁,她梦到了苏妤雅。

  梦中,苏妤雅的腿已经健步如飞,冲到她面前就甩了她一耳光,她当然不能忍,回敬了苏妤雅两个耳光,对于苏妤雅,她眦睚必报。

  然而占据上风的她很快就跌入谷底,厉阙上来就质问她,为什么要把苏妤雅推在地上。

  顾森诗的脸上全是冰冷的泪水。

  刚进书房的厉阙就看到了这个画面,不知道顾森诗究竟做了个什么梦,竟然满脸都是泪水。

  

他想把顾森诗推醒,看着她皱眉的样子又缩回手。

  躺在床上的一个留白角落,厉阙看着顾森诗的侧脸陷入沉思。

  顾森诗的那番质问又萦绕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厉阙,你这样不计后果的把我留下来是为了什么?

  真的是为了爷爷的事情吗?

  厉阙的那点私心只有他自己清楚。

  顾森诗醒过来的时候,没想到第一眼就看见了厉阙放大的脸。

  她顿时懊恼,自己昨天怎么就放松了警惕,厉阙本就对她戒心满满,她不应该这样。

  顾森诗一动弹,发现了一件更不得了的事情。

  厉阙揽着她的腰,无论她怎么拉都拉不动。

  厉阙很快就被顾森诗的这番动作弄醒过来:“……干什么?”

  刚醒过来的厉阙说话带着浓重的鼻音,难为他睡得头发都有些凌乱,是他的五官硬撑起了他的优质睡颜。

  “松手!”

  顾森诗左手边的顾小木正睡得香甜,顾森诗实在是不想吵醒顾小木,而且还让小孩子看到自己和厉阙躺在一张床上。

  厉阙反应过来他的手搭在顾森诗的腰上,但他并没有听从顾森诗的话松开,反而觉得这样的感觉还挺不错的。

  “再睡会儿,我很累。”

  他想再睡一会儿跟她有什么关系?

  “你疯了,赶紧松手!”

  顾森诗非常生气,厉阙这是在干什么?吃锅望盆吗?

  “顾、森、诗!”厉阙的瞌睡虫被顾森诗的话直接震飞,他非常不爽,“我说了我很累,你听不懂吗!”

  顾森诗不想一起床就和厉阙吵架,干脆直接甩开他的手。

  厉阙没什么反应,顾森诗把他的手甩开之后他彻底恼了。

  就在两人剑拔弩张的时候,书房外传来一些响动。

  “厉哥哥?”

  顾森诗听到这个声音都觉得头疼,预感到接下来又会是一场血雨腥风。

  厉阙一愣,正想从床上起来,就被苏妤雅抓了个正着。

  “厉哥哥……你们在干什么?”

  苏妤雅的眼神让顾森诗非常的不适,她的眼神犹如毒蛇的信子,舔舐着她的每一寸。

  厉阙想解释,但不知道该说什么。

  “小雅,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苏妤雅小声说道:“厉哥哥,已经十一点了……”

  厉阙再也无话可说。

  顾森诗突然觉得心情大好,她就喜欢看苏妤雅吃瘪,无论用什么方式,只要能让苏妤雅感觉到全身不适,那她就觉得高兴。

  顾森诗把小木叫醒过来,带他去洗漱,同时也远离了这个是非之地。

  在洗漱室外,顾森诗能清晰地听到厉阙和苏妤雅的声音。

  “好,我知道了。”

  厉阙硬梆梆地回答,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苏妤雅没有跟下去,反而等着顾森诗出来。

  顾森诗知道苏妤雅肯定不会给自己好果子吃,当她看到在门口一脸愤怒的苏妤雅也没有表现出意外。

  “有事吗?没事请你离开这里。”

  顾小木从来没见过顾森诗这么严肃冰冷,看来这个坐着轮椅的女人肯定是惹到了自己的妈妈。

  苏妤雅握着轮椅把手不肯松开:“顾森诗,你不要欺人太甚,是不是你蛊惑了厉哥哥,所以你们才躺在一张床上?”

  “你别给厉阙脸上贴金了。”

  厉阙是谁?是人民币吗?凭什么全世界的人都要围着他转动?苏妤雅真是太捧高厉阙了。

  苏妤雅不肯放过顾森诗:“顾森诗,你真是不要脸。”

  顾森诗对这种话已经免疫,但顾小木作为小孩子却很敏锐,他挥动小拳头在顾森诗耳边说道:“妈妈,要不要我去帮你出出气?”

  顾森诗揉了揉顾小木的小脑袋,示意他不需要和这样一个人置气。

  苏妤雅看着顾森诗把自己当作空气,更是觉得自己被打脸。

上一章 返回目录